• New Life

    2010-11-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eartina-logs/85726337.html

    何傻催我更新博,我说日子就这样,实在没啥好写的。他说那你编点呗。写你和二傻的故事么.

    我本倒是想回来后将旅行见闻细细的写出来。25天,大大小小毕竟也有些故事。回来之后却没有诉说的欲望。每每被问到旅行怎么样,总是一句话敷衍。并不想多言。一来不知从何开始;二是觉得就算说了也未必能被理解。语言太苍白,那么滂沱的感情,说出来却显得无力。我这般滔滔的讲着,对方只是敷衍的一个哦,总是让人顿时泄气。于是干脆什么都不说。而关于行记,略略一构思,这处得省去,那处不能提,删删减减,拿出来讲的无非就是一些插科打诨的事。并没有太大意思。

    又恢复到3月份找实习那会的状态。整日呆在房间,对着电脑,不食不睡,浑浑噩噩。已经嗅到惨烈的味道。轰轰烈烈的断了后路,也不晓得这一路会走的多坎坷。

    晚上收到昨天寄出的两个大包裹。出发之前收拾了一通,该送的送丢的丢,留下两大包的衣服和一箱零零碎碎的小物件。7惊讶说你怎么这么多东西。我说P话,活了23年我就这么些东西了。所以当他们都到达上海的时候,感觉像是割裂了我的过去。杭州,听起来就已经像是一个陌生的城市了。卷毛晚上给我电话,嘟嘟囔囔的抱怨为什么离开,电话不打短信也不回。又小心翼翼的确认我们是不是那种有事一定会想到对方,但是平时不多联系的朋友?我听着难过,觉得抱歉,6年的死党,仍然让对方怀疑我的诚意。果然是薄情的人。不恋家,不想念朋友,可以抛开过往,可以随时离开。不得而知这是从何而来的能力。

    C的公司安排在周一面试。有一点忐忑。一旦Fail,又要重新经历找工作的纠结。何傻说你适合混乞丐帮。也许。

    二傻8号上海。有一点点小期待。倒不是因为何傻说的“和二傻的故事”,只是好奇回归城市之后,是否还能有在旅途中偶遇的那番惊鸿默契。

    最近头发像杂草般的疯长,洗澡的时候发现已经及背了。很快就会到腰了吧。

    最后给丫头说:最近没怎么关心你。自己也折腾着。你好好准备考试。痛苦马上就结束了。我上海等你。

    近凌晨两点了,窗外有很大的风,细细嗖嗖的。

    饿,吃碗拌面睡去了。

    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说幸福感 2013-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