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别样人生

    2016-08-0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eartina-logs/337004172.html

    夜半一点,碾转反复无眠。干脆起身,在楼梯角坐下敲敲打打。缺一杯红酒,一根烟的情调,就如沙姑娘会有的样子。

    倒是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和沙姑娘成为朋友。起初觉得奇妙,阿曼这等小地方,怎有这般大气的女生。极度聪明自信,又极其大度,是小家子里出不来的格局。早就猜到有故事,从断断续续的只言片语里拼出了个大概。

    知道生世之后还是眼眶发酸,觉得难过。是怎样一种人生,从山尖到谷底,足以压垮任何人。而这样的痛苦努力,又成就了怎样一位奇女子。

    看她在酒吧昏暗的灯下点烟,闲适自在,又似乎对一切都无所谓。看她在停车场的墙角,手斜插在裤兜,皱着眉头狠狠的吸烟。侧脸坚毅,神似男人。

    在这个远离纷乱的漂亮小国,看她平静而用力的生活,独自撑一片天。无人知她是曾经在那云端的谁谁。

    我守着这个秘密,希望她一切都好。

    而我自己吧,明明一直安安静静过活着,却时常会有莫名的情感,有时深夜想到过往,某些人和事,某本书某个角色,某种恍惚朦胧的情感,便觉得悸动。每每想到父母便鼻酸落泪,始终对自己的不安分觉得亏欠。而每每想到H,居然也毫无缘由的心生愧疚有同样之感。这感觉似乎从一开始便始终存在着,有时浮出水面,而大多时候伺机潜伏。而我一直不愿承认。一切看似美好,也的确无可挑剔。可是总是有种蠢蠢欲动,有种不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