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EY LOOK, SUMMER!

    2013-05-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eartina-logs/232807991.html

    暖暖的,终于到穿T恤短裤的季节,忍不住Hurray一声。

    最近又恢复到频频微博断句的状态,不觉欣喜。有那么很长一段时间,每每想写些什么,又不知该说什么,感觉自己一点一点沉入水底。回翻09年10年的微博,真佩服那时碎碎念的功力。当初开微博纯粹是为了记录,后来关注越来越多说话也越来越顾忌,于是再一次移除了所有关注,希望回归纯粹的状态。

    与人也是一样,越来越生疏。和朋友一起,往往变成听众,或者她问一句,我答一句,有时干脆就大眼瞪小眼,干笑。不知道是慢慢开始显现出孤僻的本性呢,还是快节奏的生活把我变成了一个寡言的人。不管后者是否是真命题,我总觉至少上海慢慢把我变成了一个更加无趣又不耐烦的人。

    公司outing,和一群北方姑娘混了几天,顿觉活力无比。听着一口京腔的妞们敞着嗓子喊粗话,畅快至极。都忘了几时我也有扯着嗓子无所顾忌的爷们气。如今却成了一个说话不愠不火操一口别扭台湾腔的姑娘。小宋说北京姑娘们豪放,不像南方的姑娘们,端着玩。端着玩这句话精辟。大概我也是慢慢就把自己端起来了吧。细微的渐变连我自己都没注意到。然后一回头才发现不认识自己了。就像老二说,他说你变了。我说变美了还是丑了。他说,都不是,就是变了,变得我不熟悉了。当时我就伤感了。

    那晚文西给我电话。我接起来才说两句,他就笑了,在大洋那端笑岔了气,说您好好讲。我说我咋了,是好好在讲呀。他说哎您这口音,越来越地道了啊。我说这不怕别人说我装嗲,尽量往大气里走嘛。他说,对啊,所以有一种台湾市井大妈的气息。哎。

    我微信文西,说,我们北京办公室有个男生特别像你。真特一个调调,双鱼。他说,那跟我很配啊据说。我说,那,在一起吧。他说,年龄和性别你觉得是问题么。我把手机拿给小宋看。小宋说,有爱情什么都不是问题。嗯,于是我和文西说,有爱情什么都不是问题。他说,好的。

    我又和文西说,我觉得我世俗了。关于这个问题文西讲了一大通,我听的迷迷糊糊。只是记得他说去年差点就把自己嫁了。听的我一惊一乍,他倒说的云淡风轻。

    我在想,不然去北京吧。第一次见文泽的时候,他说你适合北京。后来大概几个朋友也这么说。一直没认真想过这事。这会倒突然顿悟,为什么不呢。在上海待了两年半,恁是学不会半句吴侬软语,和北京妞们待了三天,已经不由自主一口京味。有点意思。

    喜新厌旧的性子大概是在骨子里的了。一旦习惯一个城市一个圈子就变得了无生气。需要时时的变化和新奇,给自己惊喜,才能觉得活力。

    Chris做了个speech,说要有自己的brand image。当时我怎么都想不出我的image,后来回想,大概就是随心所欲,自由不羁吧。不过Chris定义的形象应该不是这个了,就比如说他说自己的image是一个excellent communicator. Communicator这点我原来倒是颇为得意,自以为多多厉害,总是拿来当优点讲。后来才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心机,又不懂技巧,全靠捧着一颗真心,处处给人家看,倒也换来一些朋友。工作上却是磕磕碰碰,才觉得自己的沟通水平真是一无是处。只能沉下来,一点一点摸索,又怕丢了真的自己。就这么矛盾着。

    下了一天雨,天气又晴开来,暖暖的,夏天终于来了的样子。穿起背心短裤,才惊觉一个冬不节制的大吃大喝后已步入微胖界。和朋友说,来,来,让我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感情,然后狠狠伤一把,把我踢回瘦子的世界。

    当然只是玩笑话了。感情的世界总是禁不起波澜。某日见一个男生,一见倾心,四处宣扬着要拿下。不过两个回合,便决定弃了,过自己的舒心小日子吧,感情这事,爱咋咋吧。

    不管如何,夏天来了,总是好的。OH YEAH, SUMMER TIME!

    分享到:

    评论

  • 你说一念叨就真来了,来的正是你惦记的那个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