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14

    下午老板让我统计销售额,算来算去差了一千万,怎么都找不出原因。弄到晚上8点,明天还得继续。烦!

    中午给C打了个电话,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淡淡的问是否还好。他听上去很好的样子。我的状态也不错。看来我们都不如我们以为的那么用心。

    看到全城热恋的时候突然想起来C说要带我去看电影的。本来说好是周二的晚上。可是那天他来了,我败兴了。也不晓得当时为什么突然就冲动了。现在想来好像是好久远以前的事了。模模糊糊的,记不大清楚了。

    梅和帅谈到结婚的事,我说真好,我也想嫁人。她们说:不要急,碰到那个人是很突然的事,也许就是下一刻,很奇妙的。她们是我师傅,我信他们。

    昨天老板娘给我们看<the secret>,里面几句话很经典。大意是

    1.you will become what you think you are.

    2. you are in charge of your own happiness.

    我决定

    要好好工作 天天向上!

    关于那两张彩票,被我弄丢了,很可惜。

  • 刚去菜场买了豆芽和海带,做了凉拌,另外给自己蒸了些红枣。

    路过一个小店,走出二十米后,突发奇想,跑回去买了两注彩票,机选,第二个号码最后一个是龙,好开心,我跟老板说,我也属龙的呢。后来回去的路上,走路都是兴奋的,好像明天我就是那拿五百万的了。

    一个人总是要给自己一点点期盼的。

    今天上午开会,老板娘居然让我们分享《最伟大的推销员》的感受,我还没有开始看,就跟老板娘直讲了,结果被当众批评了。很羞愧。

    今天肚子不舒服,应该是中午食堂的豆子吃坏的。食堂的菜真恶心。梅干菜扣肉里居然拉出一根头发丝。

    今天穿了花裙子。回头率很高哦。

    这些话原本都是跟你讲的。可是现在我一个人。不能跟你讲。所以我写在这里。

    自言自语。

    我是个穿花裙子的姑娘。

     

     

  • 就这样

    2010-05-11

    终于还是妥协,和C说你要来,就来吧。

    和C一起吃了晚饭。在他车里谈了一个小时。眼泪不争气。一直流。其实也没什么值得悲伤的,我就这破脾气,泪腺发达的要命。

    之前和依然说,想嫁人了。是真的。有时候就想,找个男人嫁了吧。不需要轰轰烈烈。只要每天晚饭后牵着我的手在马路上慢慢走就可以。可是那个人一直不出现。等公交的时候看到白头发的老爷爷牵着那个老太太,眼睛就突然就雾气弥漫了。

    WF进来,什么都不说,给我一盒酸奶,青海酸奶,瘦身的,附近很少有卖的。他说。眼泪又出来了。真是丢人。最近变得好脆弱,一点点关心就会掉眼泪。

    。。。都是WF,一盒酸奶完全打乱我的思路。算了,不写了,喝酸奶去。

    We'll all be good.

  • 2010-05-10

    请了四天的假。休息。今天重新上班。

    之前在C那拿了瑜伽卡,跟着大师学了一节课,倒是觉得很有意思。于是去网上载了蕙兰的视频自己跟着学。

    WF和小7让我减肥,说是想让高一个档次的人来追求你必须把自己也升到同一个档次,这话很有意思。于是下定了决心试一次。

    唯有与C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依然说你要断了断了。之前依然说要搬来和我住的,现在来不了,心里还是难过的。两个女孩子一起吃饭逛街聊天养狗的生活很是让我向往。在公交车上的时候和C说,我们算了,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弄了一脸的鼻涕眼泪,翻来翻去翻不到纸巾,就拿T恤的袖子擦。

    回来的时候本来预约了瑜伽课,突然觉得烦,就直接回了,也忘了打电话取消。

    网上翻来翻去看东西。看到一篇关于小三的文章,花了半个小时认真的看完,期间哭了3次。写文章的姑娘最后说

    “一生很漫长,你无法想象你还能够经历什么;人一生也很短暂,在你觉得还没经历些什么的时候就已经老了。

    别人的经历,其实都是故事。”

    看到这里的时候终于哭出声来,小7在房间,于是只能张着嘴哑着嗓子哭。

    别人的经历,其实都是故事。

    是啊。 以旁观者的身份来看事总是觉得孰是孰非,一目了然,而陷身其中的时候,谁又了解这份挣扎与难过。

    我说算了,那就算了吧。以后的话,不对你说,想说的话,就记在这里了。

  • 日子月子

    2010-04-22

    最近都在忙公司的事 毕业论文初稿都截止了我还没有开始 实习日记15篇欠着

    半个月后要报名考教师了 书也没翻过

    欠着很多事没做

    同时

    也开始慢慢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

    比如每天起床喝加蜂蜜的开水(谢谢WF给我买的蜂蜜)很明显的效果就是排泄变的很正常:)

    晚上十一点就睡觉 失眠次数开始减少

    开始有意识的多喝一点点开水 虽然只有一点点

    饮食开始规律 很少胃痛

    做事开始有条理 会写记事本

    上豆瓣的次数少了 也很少回帖了

    开始有想念的人 变得依赖 不晓得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管不管 得过且过吧

    十一点了 睡觉了要

    晚安 好梦

     

     

  • 终于还是。。

    2010-04-18

    2010年4月18日 9am

    此事只有你知我知

    写下来以作纪念

  • 新生活

    2010-03-29

    最终还是安定下来了。

    在W工作。豆瓣上看到有人征室友。就去看了,星期天就搬了东西住过去了。

    新房子很好,三室一厅一卫一厨,有一个大阳台,阳台上有两个秋千,还有好多花花草草。

    室友是两个好玩的男生。很善良很可爱。

    同事也都很好。晚上飞虎骑车送我回来。坐在自行车后想起学生时代。再后来一起吃饭。教他吃螺丝。很好玩。

    总之,日子很顺心。一切都很好。

    好玩的WF和穿着小红鞋的我

    秋千

    阳台上的27盆植物

    楼下的夜景

  • 一场劫数

    2010-03-17

     

    开始沦陷

    没有人来拉我一把

    无可奈何 无动于衷

    在劫难逃

     

     

    今天去W面试,过程很艰苦,面试了近四个小时。问卷,debate,Q&A。从九点半到一点。完了之后等通知看是否能进三面。

    下午的时候接到某外语培训学校的面试通知,没听清哪家学校,也忘了自己投了哪家,汗。

    傍晚的时候中力打电话过来让我明天去面试。一点也不兴奋。甚至不想准备。

    很累。突然什么都不想做。外贸,老师,统统都没有了兴趣。之前信誓旦旦的说要赚钱,要挑战,现在只想安安稳稳的。朝九晚五。可以和朋友出去喝杯下午茶,去电影院,或者只是在草坪上晒晒太阳听听音乐发发呆。

    听许茹芸的歌 她唱 放声大哭 眼泪就出来了

     

     

     

  • 什么

    2010-03-15

    最近忙着part-time 做二休五的工作居然也显得踏实

    近期犯桃花 不过碰上的都是些已婚男人 用小A的话说 尽是些烂桃花 记得上次MJ给我看星座运势 双鱼座今年爱情运说是很好呢

    JT说你要赚钱不 我说好啊 他说SY的朋友要出国了需要个口语陪练 我说SY谁啊 他说你班主任啊 我汗 混了四年班主任的名字还不晓得 惭愧惭愧

    所以我明儿起又有份兼职了 蛮好蛮好 我都不用找工作了

    今天天气阴 所以心情也不好 还得罪人了 其实也不是我的错啦 只是话说的有些过了 希望明天会是晴天

    哎呀

     

     

  • 混沌的生活

    2010-03-09

     Look, if you have one short, one opportunity, to seize everything you ever wanted, one moment. Would you capture it or just let it slip?

                                                                          --Eminem <8 Miles>

     

     

     

    忙了两个星期,终于把专八给弄过去了,也不晓得结果怎么样。

    论文不想写,工作也不想找,一天到晚就窝在寝室,像发霉的虫子。

    最近失眠很严重,每晚都清醒到凌晨两三点。

    哦,对了,昨天是我生日,给我自己说生日快乐。

     

     

  • 上班了无聊了

    2010-01-26

        之前去面试的单位推荐去某知名外企代班前台两天。公司在浙贸中心的十七楼,初去倒是兴奋,这好一公司啊。然后发现前台原来挺无聊的。一来年底本身比较空,二来因为是代班,同事们很多事也就不让我做了。所以我做的只是发发呆接接电话。以至一听到电话就紧张,因为对公司业务完全不熟悉,每进一个电话就得跑去咨询其他人:您好,不好意思打扰下,我想问下。。。坐在窗边操着港腔的大叔估计被我弄的郁闷死了,不好意思啊。。不过那大叔的香港话说的真好听。

    加上昨晚没睡好,两点多才睡着,早上七点就起床了,现在一直犯困。昨天yoyo说了无聊了你就上网吧。可是好多网站都被公司系统屏蔽了,甚至包括豆瓣和hotmail,所以我邮件也不能收,豆瓣也上不了。上网唯一的乐趣也没了。本想打打火拼,不过琢磨着同事看到不大好,只好作罢。

    现在就等待着十二点吃午饭等待着五点半下班,并且Fingers crossed不要有电话进来啊!!!

     

     

  • 饿

    2010-01-20

    昨天去fesco面试,那经理暧昧的态度,让我错觉到了希望的存在,结果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人才网上还新贴出了我申请职位的招聘广告,估计是没戏了。

    终于去了想念已久的张铭音乐图书馆,在那泡了一个下午。怎么说呢,其实就是一个咖啡馆,但是咖啡比一般的店贵,摩卡和拿铁是最便宜的了,要38块钱一杯,不过可以续杯两次,38块钱待上一个下午倒也划算,而且咖啡味道也还不错。书和唱片都不多。几个架子的书多关于音乐和电影,唱片也多是古典音乐,如贝多芬帕格尼尼巴赫这类名流。可惜我对古典音乐实在不感冒,想要爵士乐,他们却没有。环境还是挺好的,安静舒服,打算下次带了电脑再去。

    傍晚的时候见了一个豆友,两个人在西湖边逛了近3个小时。卖花的阿姨缠着一定要我们买花,于是我收到了此生的第一朵玫瑰。拿着觉得怪不好意思的,我就藏在袖子里,拿回宿舍的时候都瘪了。

    下午的时候咖啡喝多了,晚饭也就没了胃口,只在新丰买了个肉包,之后倒也没觉得饿。只是后来失眠,睡不着又饿的胃痛,翻来翻去能吃的只有一个梨和两个苹果。于是就在凌晨的时候趴在床上吃了半个苹果,没有刷牙就睡了。

    早上赖到十一点才起床,花了半个小时犹豫要不要出门,最后还是决定继续宅。没有人和我叫外卖,又懒得自己做,只好把昨晚剩下的半个苹果吃了当早饭以及中饭。我现在是饿的后背前背贴一块了,左小腹也隐隐作痛,怎么会饿到小腹痛?不应该是胃吗?昨天大葱说饿到去吃瓜子的时候我还可怜他,现在我多希望面前有一包大好大啊。

    一个人的生活真悲惨。一个人的生活我好饿。

  • 空荡荡

    2010-01-17

    大巴挂了,又起死回生了。挂掉那会也没觉得特别可惜,只是觉得网络这个东西太虚,太不可靠。你写的你想的你经历的说不好什么时候就全消失了,找不到一点存在过的迹象。就好比我一直担心某一天我的电脑会死掉,硬盘里近三十个G的音乐突然全部没掉。所以我一直想买个刻录机,把喜欢的音乐刻成碟,实在,且有归属感。

    四十八天之后我就二十二周岁了。以前我都说虚岁,二十三虚岁。可是现在人们都说周岁。那好吧,年轻一点也不错。其实我也没觉得二十三岁有多老。但想想二十八结婚的话,二十六就应该开始一段严肃认真的感情。那还剩三年的时间让我挥霍。而在二十三岁之前,我只有一段维持了一个星期的感情。情史是相当的苍白。所以我决定我要给二十二周岁的自己找一个男朋友。不仅仅是因为寂寞,当然这也是原因,算了,这是绝对的因素。一个人太久了,开始觉得孤单。就如题目说的,空荡荡的。空空荡荡空空荡荡空空荡荡。To me,right now,幸福就是可以有个人牵着手走路,在公车的时候可以把头靠在他肩上。都说爱情是奢侈品,我只要一份简单的感情,可以寄托我一点点的感情。其实大多数时候,我只是想找个人一起沉默。

    文笔真的忒烂了,哎,总是写不出要表达的东西。看来是要多和小A去泡图书馆了。小A说他喜欢文笔好的女孩子。可惜了,其实小A挺不错的,可惜我不会写东西。要不就让他从了我。

    饿了,去吃饭了。

     

     

  • Return

    2009-12-10

    It's been a long time since last visiting of my own blog.There are several reasons.First of all,my Chinese is so poor that i always fail to express want i'm trying to say.There are lots of times i erase all the words i write and feel frustrated. And at the same time ,English is more straightforward,which's one of the reason why i love English.So,i decide to write my blog in  English ,again.Second,i'm a little busy recently.There are lots of things left to be done:graduation paper,job-hunting,TEM-8,part-timg,and of course,lots of homework.But it seems everyone is busy than me.I'm not worry about finding a job at all.I still spend lots of time on movies ,music,chatting ,and hanging out with friends,though i feel that there are lots of things that i have to do.That's a bad thing maybe.

    The relation between Elva and I is still bad.It's not that bad,actually,i mean,we talk sometimes,about trivial things .But it just feels not as good as before.We can't get back to what it was.It's a little sad.After all,we've been friends for like four years,and been through all those memorable moments.But it's her choice.I can do nothing .

    Jason is back to campus today.We had dinner tonight,with Roger.He must be up to something.I'm sure.i'll go figure out sometime!Jason is really a great guy.He is smart,funny,good-looking,and excellent at handling relationships between people.Maybe a good friend to have.I'm not sure about that,'cause i always feel like he is a complicated person.One can't be so perfect.

    Oh,and Roger got a new hair cut,he looks silly.haha.

    I had a minor surgery on the face about two weeks ago.And the whole recovery thing goes very well.Now it's only a little pinkish.I hope it would be fine soon.But on the other hand,i still can't believe that i do get of those modes.They were troubling me since middle school.And now,i don't have them anymore.wow.it's so unreal!

    There are lots of things going on in my head,but time limits,i gonna to wash my hair and maybe i should start my paper work.So that's all for now.And wish myself a good time tomorrow.~

     

  • 去宁波113医院手术切除了十颗痣,现在见不了人了。

  • Happy halloween!

    2009-11-01

    昨晚又出去疯了耶!

    7点半下班后去黑根和Ian,Roger碰头。Ian扮的是吸血鬼,不过看着倒像佐罗。Roger和Pei两人忒搞了,俩活宝,弄和卓别林似地。Wendy,Channel,Iverson,林晶都在。哦,还有Peter,本人看上去比我想的成熟多了嘛。三十多号人基本把二楼给包了,吸血鬼,吊死鬼,猫女,武士,啥都有,感觉像一个化妆晚会。至于我,我扮的是witch.黑色烟熏妆,大披肩,加上Harry那借的帽子和Sarah那借的深色口红。嘿嘿。

    Roger他们的Plan就是no plan!我和V刚在黑根买了两瓶酒,他们居然说转Maya。那好吧,在Maya呆到无聊了,我说拿杯酒吧,刚拿到又说去U too.待我在U too买好酒的时候,他说给我十分钟,喝完去Irish Bar...所以我基本就是买杯酒喝两口,然后转移阵地。据说外国人好这口。

    昨晚酒吧人真是超级的多啊。。。百分之九十都是老外。剩下的百分之十要么是老外的女人,要么就是想钓老外的女人。在Maya的时候旁边坐着俩美国人(Mighty Mouse Josh,哈哈,我原以为是米老鼠和超人的结合呢,还有个James)树大和城院的外教。后来来了个像参加假面舞会的女生,坐在他们俩中间,说了句so hot,就开始脱衣服。。那叫一个hot啊。。当时我就shocked到了。结果那女的还是城院的学生。。到处可见穿着性感试图搭讪的女生。。啧啧。在爱尔兰的时候V看上一个红色T恤的高个子女生,看上去满清纯的样子。V害羞,我就帮他引荐了。后来问结果,他说她也城院的,所以聊到James,那女生居然想让他介绍给J认识。。。大跌眼镜。。

    12点的时候去Coco。里面真是人山人海,当时我就想如果着火了或发生点啥小意外,一旦摔倒,绝对会被踩死。。Roger和Ian跳的最HI了,这两人昨晚是皆大欢喜啊,各自泡的一妞回去。甚至在走的时候居然没有和我说!!(Ian,要是你看到这的话,注意咯,这是和你说的,你们俩昨晚怎么可以就那么走掉啊,至少也和我说一声a,i'm  so pissed!!)

    这是第一个认真过的万圣节,遇到很多好玩的人好玩的事,比如说戴着性感大屁股的MM(很可惜她把大胸丢了),穿着中国皇帝装跳Disco的俄罗斯人,还有拿着大刀的黑人,我说trick or treat的时候,他给我好大一把牛肉干。。当然也有丧气的事了,比如Pei把手机丢了(虽然后来司机打电话把手机还回来,这是后话了),花一百块钱买酒只喝没几口,还有就是被朋友落下了。。

    感觉我在写流水账。。。

    现在的感觉是。。很困。。。相当困。。。

    去睡了。

     

     

     

  • 幻觉 我想你了

    2009-10-26

    夜深人静的时候,突然开始想一个人。这个人只见过一次,一起待了整整一个晚上,走路和聊天。这个人和我有无数一样的喜好,有着意思的经历,与之聊天的时候可以很自在,最重要的是有着我22年来所见过的最漂亮的手——比我所见的所有女人的手都要好看。总之,是我欣赏的类型。但是因为之后错误的一个决定,以致决定不再联系,当然事实是什么也没发生。(有时候总是会把事情想的很简单,这很要命)。赌气似的删了QQ,邮箱,手机,及一切可以联系或者记忆的东西。现在突然开始想念他。

    我和G说,我想那个人

    G说:夜深之时最易思春

    我说所以那是错觉吧

    他说不是,是幻觉。

    哦,对的,是幻觉。

     

     TO 在路上:

    我不知道你在哪里,也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或者还会不会记得那个晚上。我写出来,也许你会看到。

    如果碰巧你看到了,你应该知道我在说你。

    我只是想说,不知道这是错觉还是幻觉,但是我有那么一点点想你。与爱情无关,只是想念。

  • 2009-10-25

    昨晚樱花上完课出来七点半。本打算趁着西博会烟花大会还没散会赶紧回学校。结果延安路封了,十分钟的站绕啊绕啊绕了一个小时。在市一的时候正赶上散会,本来空荡荡的街上突然开始涌出大群大群的人。应该说大片大片的人。密密麻麻的,场面之壮观啊。。。整条街道都充斥着人,交通完全瘫痪。

    十点多的时候开始公交车开始活动。等公交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个个都和喝了一箱红牛似的,那个冲劲啊。我就站在人群中随大流被挤上了308,其实我本身的表现还是蛮淑女的啦。到一半路的时候V发来信息说,出来玩吧。我说不了,都走一半了,而且整个人邋遢的都打完仗似的。他说这样啊,本来说来接你的。我一看顶着四天没洗的头立马二话不说就蹦下车了。{我知道我邋遢了。。}  V开车来,还是奥迪,NND这就是阶层啊!

    十一点的时候去旅行者。之前一直想去,终于去成了。装潢还是蛮有意思的,驻唱的乐队也不错,主唱还满有能耐的。唱完许巍的歌,立马就换了Jason Mraz。也见到了传说中的老板,带鸭舌帽,穿灰色T恤深色仔裤,站在角落不多话,果然低调。

    临晨一点的时候去走西湖。堤上还在拆为烟花晚会架的围栏。工程车轰隆隆的,光打得很亮。倒也不是很冷清。靠着湖边坐着谈天,瞎侃到三点。然后又杀向钱柜。第一次就两人K呢,也让我过了回麦霸的瘾。

    好久没出去疯了,海拔有了男人之后我就比较寂寞了。最近一直在图书馆呆着,憋死我了。

    刚睡了一上午。起床后洗澡洗头洗衣服。再给自己煮了一大锅绿豆汤。

    生活又恢复正常了,突然想起来法语笔记还没抄,翻译作业明早要交,听力课后天要检查,论文导师还没选...

    OMG!

  • SON OF A BITCH!!!

    2009-10-13

    Hi,M
    how are you?Oh,you are fine,super fine,right?Be with a girl that is 20 years old yonger than you,you must feel terific.right?
    Are you threanting me?You want to come to my campus and beat me?
    Oh,please don't. i'm sooooo sacred.
    What a joke!Who do you think you are ? If you want to  kick my ass,just  do it,do not say it over and over again.That make you feel good ,right?You know what,that make me so sick!
    You can do anything when you are crazy,i know.Let me tell you,me too!Do you really think that you are so charming that that's all C and i can talk about?
    Our friendship is not based on E and you!We have our own lifes,and i really hate to mention you,even to think about that make me uncomfortable.
    If it's not the reason that i'm worried about Elva,i would never talk about you with C.But now since E has make her decision,i would not mess with your bussiness.I'm not a bitch who likes to mind others business or gossip around.But if you dare threanting me again,i don't know what i'm going to do!You got me?


    Tina

    这是刚发给M的邮件。

    E刚找的男朋友,是C前男友,今年43(骗我朋友33),拉丁籍美国人,阴暗但多金。我一贯不喜欢他,但朋友已完全被他的甜言蜜语所迷惑,对他言听计从。最近天天转达他的威胁:他让你不要在他前女友面前提起此事,要不他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一天提个两三遍甚至威胁要来学校打我。。一次两次我就忍了他了,今天又来,说下次看到我要我小心点。

    我操!!!!!!!!!!!!!!!!!!!!!!!!!!!Son of a bitch!!!!!!!!!!!!!!!!!!!!!!!!!!!!!!!!!!!!!!!!!!!!!!!!!!!!!!!!!!!!!!!!!一个洋鬼子居然在我们的地盘上吊啊!!!!!!!!!!!!!!!!!!!!!!!!!!!!!!!!!!!

    可恶的是朋友居然站在他那边。我们一起四年啊。我也是为她好,和一个她父亲般年纪的人在一起别人怎么想?现在我啥也不管了,最后她笑也好,哭也好,none of my business!!!不管了,也没打算管,但咽不下那口气,于是发了刚那封邮件。可是话说回来,人家会不会真的来打我丫?

    哎呀,怕怕。。

  • 发现一张很好听的专辑,Berry 的《mademoiselle》

    好像没写字欲望。

    whatever

    今天是中秋,中秋快乐 TO EVERYONE~!

  • 寻今天下午在图书馆三楼穿衬衫背黑色单肩包的一位男生

    寻9月28日,即本周一下午,坐在三楼图书馆最里面那块(倒数第三排靠窗位置),塞耳机看书的一男生。离馆时间为下午5点。

    身高178左右,黑发,穿短袖的白衬衫(有细细的竖条纹),身材中等略偏瘦,背黑色单肩包,学习认真。应该是建筑或者艺术专业。(建筑的可能性比较大)

    请知情人士务必帮忙提供相关信息,本姑娘感激不尽

  • 心血来潮想买鞋子,下午就屁颠屁颠的翘了课坐了半个小时的车去逛银泰。

    等车的时候碰到Roger,他居然把头发剪了,整一个傻样。

    在sense 1991看到一双铆钉的平底鞋,一件钟情,打完折740 --! SHIT!

    去必胜客坐了一个小时,点了大披萨和一份套餐。撑到快吐。店里有一个戴眼镜的男服务员,高瘦,书生气的样子。偷瞄了他好久。

    回来逛淘宝,溜了一圈买了双鞋买了件小西装,喜忧参半,正式宣告破产!

     

  •  

    下午去浙江宾馆,参加一个国际英语大赛的发布会,不过是作为志愿者。

    瞧海拔这个傻像,像PS的吧,其实只是小雯200万像数手机拍的效果。

     

     

  • 小雯打电话来说今天一定要交学生证,否则算旷课处理。朱菲菲真是麻烦!

    9点的车回杭州。等车的时候,旁边一奶奶抱着一穿开裆裤的小P孩,巨大的脸,小小的眼睛和嘴巴,突然想到泥菩萨。小胖墩盯着我留哈喇子,我就对他做鬼脸,龇牙咧嘴的,结果他乐了,张牙舞爪的就扑过来,抓我的脸。。。海拔说估计这小鬼看我亲切吧——都是大脸 ——!

    邻座是个剃平头娃娃脸的大男生,买票的时候见过。据说大我一届,在上海读研。从包里拿出棒棒糖的时候我分了他一根。我发现给棒棒糖是个很好的搭讪方法。以后包里一定放两根,看到好看的男人就给他一根^^

    回到学校看到很多的新生,一个比一个人cute。想我们大一那会,土的呐。依然说了,时代不一样啊,现在都是90后了。哎,都90后了。老了...

    下午去了银行,工资打进去了,居然有三千多,乐死我了,哦吼吼吼吼,明天shopping去!!

    晚上和火鸡去吃肯德基,然后去超市买了一大打棒棒糖。回来和小雯打火拼,打到我肩膀痛。

    载了很多很多专辑,居然开始爱上古典音乐。听Luigi Rubino 的A Theme For The Moon 2009,安静到鸡皮疙瘩都起来。

    Ian短息说Roger回来了,很好,明天去看他。Facebook上看到Christine的perfect spoon,应该在欧洲和Michael一起吧,居然还和他好!我生气了!

    这是一篇流水账。想起豆瓣上看到的一句话,内心肿胀,就是这种感觉,感觉很多东西压着,又理不清,于是就一股脑的全倒出来。就这样吧。 

  • 回家了。

    家的感觉就是好。

    经过天目山路时,看到科协楼上的大横幅:勇敢找爱情,相亲才会赢。暴汗!

  • 前几日晚上做梦,梦中有一男人。熟悉的样子,但始终看不清脸,又想不起在哪见过。与之拥抱,心跳加快。醒来的时候还是有种初恋的喜悦感。和海拔说起的时候,她窃笑,春梦啊?潜意识说你寂寞了,需要找个人陪。

    早上挤公交去上课,对面坐着一个穿橘色T恤的男生,垂着眼睛打瞌睡。头发微卷,浓眉,单眼皮,嘴唇性感,肤色健康,手指干净。于是就盯他直到他下车,近半个小时。当时我就怕会按耐不住扑上去。

    寂寞是可耻的。我承认我是有一点点寂寞了。一个人太久了。想说话的时候找不到对手,睡不着的时候没人可以骚扰,拿出手机翻来翻去也不知道打给谁。感觉就像小时候总是做的梦,想大声的叫,但就是发不了声音。这种感觉与人说不了,只有自己知道。

     

  • 昨晚失眠,严重失眠。十一点睡下,一直醒到凌晨三点。然后塞了耳机听Chet barker,然后换the innocent missions,最后还是听armstrong.还是喜欢老男人的声音。

    挨到五点,起床去阳台看佛经。Ian那借的书《the place that scare you》。学着做meditation。

    七点的时候去洗漱,然后去肯德基点了咖啡提神。今天路考。迷迷糊糊的,我过了,豆豆挂了。给豆豆节哀,顺便恭喜我自己。

    好困。洗洗睡去了,但愿今天能睡一好觉。

     

  • 从小虎房子里搬出来了。想着要回学校好好看书,结果回来还是上网。宿舍的网又是一天到晚出问题。只有扛着家伙来教室蹭无线。刚又有阿姨来催说教室要关门用来放书了。我氧化钙!之江果然是个垃圾.黑心.无良且不靠谱的学校!

    昨天去逛街。半价买了条蓝色的吊带小花裙。150大洋。其实还是贵了。

    汉克,小虎和Christina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他们不在一点意思都没有。翻出照片看,good old days啊。快回来吧,guys我想你们呐。。。

    我要买相机,买相机,买相机!!!

  • 早上起来的时候找不到干净的衣服穿,突然想到很久没洗衣服了....

    在小虎的衣柜里挑了件黑色Polo衫。套了牛仔裤,泰然自若的汲着人字拖就去上班了。这个夏天好像都没给自己买过衣服。难道我已完成从外表到内在的升华?

    走在路上觉得苍白,很久没见光了。当然,和生理期也有关。。。。

    坐一块钱的六路车的好处就是可以把窗户打的老大,把手伸出去做wave。感觉很好。尤其是风大的时候。觉得很自由。

    台风夜适合听Muse。

  • 昨天和某人聊天。我说我最近是不是玩的过了,心里有点虚。某某回答:你那叫玩?那完全是消极!

    真是一针见血。原来我不是堕落,我在消极。

    樱花今天开始正常上课。终于有事做了。

    忙了一天,花了工资的三分之一吃饭。于是,不管是心情,还是肚子都很充实。很好。很好。

    天气预报说明天有台风,莫拉克。真洋气的名字。来吧来吧,2009年的第一场台风。

    Hurr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