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偏偏又见

    2017-03-16

    昨晚去Kartel,在一张高脚桌上准备坐下,服务生偏又引我们去沙发座。进座的时候蹭到了隔壁桌,转身准备道歉。一抬眼两个人都楞了,笑僵在脸上。不自然的互打招呼,hi,你也在。然后装成陌生人和各自的同伴继续高谈阔论。

    上海这么大, 怎么偏偏又见你。

    和O的故事自始至终是我的独角戏。从被动的开始,到主动的挑拨到最后近乎纠缠。

    一开始便自知的半开玩笑说,你看我这个脾气,总是all or nothing,最后总是把人吓跑。

    所以后来O刻意疏远终于把话说出来的时候我也并不意外,也没有伤心。只是觉得有些难过,好像故事又重演。和J在一起的时候,要很多的的关注,吓到他,他说we are not on the same page. 后来和A大概也是这样。这么些年过去,经历过起伏,而这种脾性,似乎注定无力改变,总是被相似的人吸引,一样的开始,可预见的结局。

    突然想起来为什么那么确定的就选择了H哥。大概他可以给我我要的东西,给我自由,随我折腾,可靠,安稳,不会让我伤心难过。

    O说你是不是在感情上投入的比我多,我扭扭捏捏找了各种理由去否认。隐隐觉得承认了就是示了弱。装作大度的说,那就这样吧,抹去痕迹,就此两清吧。

    本以为不会再记起,谁知茫茫大上海,偏偏又擦肩,又心悸。又有些开怀,一辈子这么长,谁知道哪才是故事终点呢。

    当我终于起身准备离开,不知该怎么告别,他倒是微微侧身,贴面吻,小声道别。体面又客气。

    互相微笑,我继续往前走,没有回头。他继续他的谈话。

    终是过客。 

    偏偏又见,再不会见。

  • 幸福不快乐

    2016-12-28

    自己也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只知道是自己出了问题。生活的麻木了一样。其实想想也好像麻木很久了。好像很爱,又好像貌合神离,说服不了自己。好像又回到几年前那种烦郁的状态。好像一直在循环反复。

    性格决定命运的话,我大概是很难会持久的快乐。总是要折腾,总是要没有的东西。晚饭的时候又把筷子伸进H哥盘里的时候,他说,为什么你总是喜欢我点的菜,我说因为那是你的我没有,所以比较好吃。他看着我说了一句,你要学会appreciate你有的东西。我不知道他是否有所暗示。我不知道他感受到多少。他向来是不把话挑明的人。

    他无比的宠溺,我不知道多少是出于爱,多少是绅士的习惯,多少是责任感。我总是怀疑一切。大概源于自私的性格,从来不知如何去爱。也大概源于对自己的不自信,不觉得自己值得人爱。

    有些不知所措。和O说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其实归根到底是只是舍不舍得放弃现有的生活。曾以为这是我的追求。而身在其中之后又向往别的生活。又清楚的知道,一旦进入另一种生活,又会开始怀念与追寻其他。隐隐的预见自己的悲剧收场。

    看到一段话说大多数到30岁就死了,在按照社会的模子过别人的生活。恐惧自己也会变得一样。生活到底是什么?是为了什么?生活中的朋友们,过的好的不好的,真正快乐的又有几个?

    看上去很幸福。其实不快乐。很不快乐。是一种隐约缓慢的磨人的痛。改变的代价太大。被自己困住。该死的性格,该死的情绪。

    看清了生活的本质无非是痛苦的,那关于生活选择题的选项大概在于,要的是哪一种痛苦的形式罢了。

  • 别样人生

    2016-08-07

    夜半一点,碾转反复无眠。干脆起身,在楼梯角坐下敲敲打打。缺一杯红酒,一根烟的情调,就如沙姑娘会有的样子。

    倒是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和沙姑娘成为朋友。起初觉得奇妙,阿曼这等小地方,怎有这般大气的女生。极度聪明自信,又极其大度,是小家子里出不来的格局。早就猜到有故事,从断断续续的只言片语里拼出了个大概。

    知道生世之后还是眼眶发酸,觉得难过。是怎样一种人生,从山尖到谷底,足以压垮任何人。而这样的痛苦努力,又成就了怎样一位奇女子。

    看她在酒吧昏暗的灯下点烟,闲适自在,又似乎对一切都无所谓。看她在停车场的墙角,手斜插在裤兜,皱着眉头狠狠的吸烟。侧脸坚毅,神似男人。

    在这个远离纷乱的漂亮小国,看她平静而用力的生活,独自撑一片天。无人知她是曾经在那云端的谁谁。

    我守着这个秘密,希望她一切都好。

    而我自己吧,明明一直安安静静过活着,却时常会有莫名的情感,有时深夜想到过往,某些人和事,某本书某个角色,某种恍惚朦胧的情感,便觉得悸动。每每想到父母便鼻酸落泪,始终对自己的不安分觉得亏欠。而每每想到H,居然也毫无缘由的心生愧疚有同样之感。这感觉似乎从一开始便始终存在着,有时浮出水面,而大多时候伺机潜伏。而我一直不愿承认。一切看似美好,也的确无可挑剔。可是总是有种蠢蠢欲动,有种不安。

  • 日过中天

    2016-05-22

    虚岁29过半,已婚,育一双猫狗,学无所长,一事无成。

    过了近两年闲散的日子。昔日好友大多在片面又虚荣的朋友圈里表现出对这份悠闲潇洒过活的羡慕,想我当年在格子间里看别人的日常也觉得美好心生向往。而身在其中才明白不得已。

    偏偏心比天高,要出人头地的名利,却又困在这个安静的小地方,什么也发生不了。又做不到常人那般对现状的满足和享受。自怨自艾并不觉真正快乐。

    疑惑停留在此是否是个正确的选择。安静平淡的日常,是一种浪费。这样的日子,两年与十年又有什么差别。

    而两个人的生活,却已不那么自由,不能任性如以往。

    且希望自己不要在混沌中迷失。等待良机。再来。

  • 虚无

    2016-05-17

    近些年陷入买买买的状态,并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一旦闲下来便想着要添些什么新玩意。H哥说你不是在买你需要的东西,你是一直买你想要的东西,这是填不满的。

    最近也开始在琢磨这个问题。这些年钱花了不少,清理起来倒拿不出些像样的东西。都是些当初觉得新奇好玩过一季度就想甩开的时髦货。这和L姑娘对名牌包的追求大约是一个毛病。我常语重心长的给她告诫分析说要找个爱好,这样就不会把无所从的精力都放在对包的追求上。以后再这么告诫都该打自己耳光了。

    知乎上看到一段话,说如果每个月的鞋包是你的动力,不妨想想你和眼前吊着胡萝卜不停往前走的驴有什么本质区别。挺对的。沙姑娘说你这毛病得改,但是得靠内在的动力,需要有一件事刺激到你,你才能下了决心去做。旁人是没那个能耐的。

    我常和H哥说,购物是我最大的爱好了,我这么爱新鲜一个人,每周一定要有些新事物的。沙姑娘又说了,一个做财务的,能容忍你这种购物狂,也真是能耐。

    精神上虚无,物质的欲望总是填不满的。而我自己也知道,其实是希望用这些外在的东西,装饰出一个不一样的更好的自己。还是虚浮的心态。

    接下来,不如试着节制。这小半辈子过了28年了,还是没学会自我约束,也当羞愧。

    多读书,多学习。陶冶陶冶情操,也好长大一点。

    至少,若有了情怀和内涵,能挑些好货,也不枉了。

    哈。

  • C'est Si Bon

    2016-04-10

    行程排的满满当当的日子里,偶然看到不久前落寞时写的文章,不禁哑然,才过去半年,心态却大大不同。丢下做了一半的市场分析报告,赶在2小时候后的会议前来记录最近的状态。

    回国待了一个月,经历上海的污染北京的拥挤听说欧洲的恐袭比利时的爆炸之后回到阿曼,像是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桃源之地。嘈杂纷争似乎与这个印度洋的低调小国毫无关系。这里永远阳光烂漫花红草绿,白色的房子蓝色的大海,人民热情友好,以及慢节奏的步调。最近常发感慨,这也许是生命中最安静美好的几年吧。

    在经历了香港那场情绪奔溃之后就一直精神昂扬。工作上进展不少。慢慢的琢磨出一条自己的前进方向。纠结很久的问题也渐渐出了眉目。在国内见了数位老友,无不惊讶现在的状态。想是应了An叔那句 now i've become a whole lot stronger person吧。

    La vie, c'est si bon.

  • Lose Myself - In HK

    2015-11-17

    想查点资料,想找部电影,想看个剧,网页一个一个打开,又一个个关掉,重新打开,又不知打开为何。如此反复反复,大半个晚上就过去了,结果什么也没有做成。时间就这么浪费掉了。又花大把的时间去惋惜这种行为,越浪费,越觉挫折,越失去动力,越觉得空洞,越不知所往。

    好像迷失了自我 失去了方向 不知怎么办 不知与谁说。

    于是在香港的酒店里一个人抱头哇呜痛哭。

    Andy说,这是你这是要经历的一个阶段,是你注定的一个挑战,if you can deal with it and come out of it, you will be a whole lot stronger and complete person.

    Keep debating, at one point, you will be saying, i dont care, i wanna do what i wanna do, then things will open up for you. 

    在大哭过的夜晚,突然很想念丫头,怀念当年的状态,想来朦胧而暧昧。旧时光也许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美好,可隐隐对生活的不确定性总充满期待。

    果然还是不安分。

  • 说生活

    2015-11-10

    阿曼的天是一年365天的明媚,这么美妙的阳光到了后来就被理所当然的忽视了。就像这儿的风景一样,偶一抬头才记起来。

    大多数时候我就在我的石头水泥屋里呆着想东想西。说是石头水泥屋,其实是不恰当的。这是太好不过的一栋房子了,整面整面的落地玻璃,整日的明晃晃。Joe每次来家里墨镜是必定不肯取下的,说是太亮堂了眼睛吃不消。一个泳池,围绕在屋子四周绿草茵茵的大花园。比起在上海23楼100平米的闹市小公寓,真是好到不知哪里去了。实则没什么可抱怨的。

    有一个园丁,打理花园,又有一个阿姨,照顾房子。还有一个赚钱养家乖又体贴的老公。过的像好人家的太太一样。可是偏偏就是不开心不满足。找不到了生活的意义。做事也没有兴致。大概是失去了目标。想起在agency奋斗的那些日子,辛苦,但有的事做,也就没有那份闲心来空想。大概人呐有了空下来的时间,便会这样。这样的人应该也不止我一个了。所以失去了生活的意义在我看来也并不是那么件可怖的事情。可还是有朋友听到我这么说,立马用一种不可思议觉得下一秒我就要去自杀的表情看着我。倒也没有到这么极端的境地。人类史上,人一直都是为了生存而活着,而到现今,生存已经不是问题,为什么而活着当然就是一个新问题了。很好奇大家为了什么而活着,为了家庭?为了子女?为了更好的生活(那什么又是更好的生活呢)?为了创造更美好的世界(那这个更美好的世界里的人们又是为了什么而活着呢?)?还是活着是本能?是恐惧未知的死亡?这时候觉得有信仰真的是好的。

    在09年的时候写自己的人生目标,是要赚很多的钱,然后过自己想过的生活。现在看来,自己想过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样呢?和金钱的关系又是如何呢?原想要的是不会被金钱所束缚的生活方式。现在看来,内心空洞,就算有再多的钱又如何。

    9月的时候在广州见了张伟。他给我看相,说,你要把鼻子和耳垂养养大。我问怎么改,他说要少忧虑,不要优柔寡断。说的及是。优柔寡断,思前顾后,患得患失。就算在阿曼这么慢节奏氛围,我还是心存忧虑,怕浪费了时光,急急忙忙又三心二意的做事,于是就在颤颤津津中把时光浪费了。

    工作之余,又报了法语班,请了salsa私教,准备考瑜伽教师证,又要拿下跆拳道黑带,还排了学习历史,经济和艺术的时间表。好像不把日子塞的满一点就会疯。以至于H哥微微抱怨,你可以匀一些时间陪我吗?

    这大概还属于青春期迷茫吧。在接下去的日子,还是要努力的过。不知道生活的意义,那就去找吧。找不到,那就创造一个吧。

     

  • 两个月的漫长假期,一眨眼的就过去了。

    走马观花的在欧洲走了一圈,见了好多人,聊了好多天,做了很多大决定,好像是拍拍脑袋的事情。

    阳光穿过天窗,打在脸上。这个夏天,算是明亮又惬意的吧。我呢,也算幸福也快乐着吧。

    就这样要开始新的旅程了,希望一切都好。

    希望每天都是有阳光的日子。

  • 说幸福感

    2013-11-28

    是多久没来写东西了。

    7月的时候,有了一个男朋友。转眼就近12月了。一个周末的功夫上海就过了夏天的尾巴,落了一地的叶子,突然就进了深冬。

    终于忙完了场活动,耗尽了经气。不晓得何去何从。

    S泰国回来,感慨那的人的快乐和日子的纯粹,聊到幸福感。我问H,我说,你觉得幸福吗。他迷迷糊糊的回,大体上,是吧。我呢?我不知道。幸福,好像小学课本上的词语。

    日子一天一天一天一天,2014年的时候我就26了。闹闹腾腾的何处是终点。

    没心没肺的人,爱好像那么多,最在乎的还是自己吧。

     

  • I'll Miss You

    2013-07-01

    第二次的farewell终于把K送走了。

    回来的出租车上用力挤出两滴眼泪,我说J你看你看我哭了。

    J总是怨K太笨,can never take a hint,我说他那么聪明,怎会不懂,只是他自有所虑,所以不接话。

    难以表述的感情。

    就如那日告别PP的时候,他说,I ll see you either in France, or in China, or never.

    突然觉得无比伤感。

    临别的时候,我和K说, hope I ll see you again one day.

     

    I'll miss you.

  • HEY LOOK, SUMMER!

    2013-05-01

    暖暖的,终于到穿T恤短裤的季节,忍不住Hurray一声。

    最近又恢复到频频微博断句的状态,不觉欣喜。有那么很长一段时间,每每想写些什么,又不知该说什么,感觉自己一点一点沉入水底。回翻09年10年的微博,真佩服那时碎碎念的功力。当初开微博纯粹是为了记录,后来关注越来越多说话也越来越顾忌,于是再一次移除了所有关注,希望回归纯粹的状态。

    与人也是一样,越来越生疏。和朋友一起,往往变成听众,或者她问一句,我答一句,有时干脆就大眼瞪小眼,干笑。不知道是慢慢开始显现出孤僻的本性呢,还是快节奏的生活把我变成了一个寡言的人。不管后者是否是真命题,我总觉至少上海慢慢把我变成了一个更加无趣又不耐烦的人。

    公司outing,和一群北方姑娘混了几天,顿觉活力无比。听着一口京腔的妞们敞着嗓子喊粗话,畅快至极。都忘了几时我也有扯着嗓子无所顾忌的爷们气。如今却成了一个说话不愠不火操一口别扭台湾腔的姑娘。小宋说北京姑娘们豪放,不像南方的姑娘们,端着玩。端着玩这句话精辟。大概我也是慢慢就把自己端起来了吧。细微的渐变连我自己都没注意到。然后一回头才发现不认识自己了。就像老二说,他说你变了。我说变美了还是丑了。他说,都不是,就是变了,变得我不熟悉了。当时我就伤感了。

    那晚文西给我电话。我接起来才说两句,他就笑了,在大洋那端笑岔了气,说您好好讲。我说我咋了,是好好在讲呀。他说哎您这口音,越来越地道了啊。我说这不怕别人说我装嗲,尽量往大气里走嘛。他说,对啊,所以有一种台湾市井大妈的气息。哎。

    我微信文西,说,我们北京办公室有个男生特别像你。真特一个调调,双鱼。他说,那跟我很配啊据说。我说,那,在一起吧。他说,年龄和性别你觉得是问题么。我把手机拿给小宋看。小宋说,有爱情什么都不是问题。嗯,于是我和文西说,有爱情什么都不是问题。他说,好的。

    我又和文西说,我觉得我世俗了。关于这个问题文西讲了一大通,我听的迷迷糊糊。只是记得他说去年差点就把自己嫁了。听的我一惊一乍,他倒说的云淡风轻。

    我在想,不然去北京吧。第一次见文泽的时候,他说你适合北京。后来大概几个朋友也这么说。一直没认真想过这事。这会倒突然顿悟,为什么不呢。在上海待了两年半,恁是学不会半句吴侬软语,和北京妞们待了三天,已经不由自主一口京味。有点意思。

    喜新厌旧的性子大概是在骨子里的了。一旦习惯一个城市一个圈子就变得了无生气。需要时时的变化和新奇,给自己惊喜,才能觉得活力。

    Chris做了个speech,说要有自己的brand image。当时我怎么都想不出我的image,后来回想,大概就是随心所欲,自由不羁吧。不过Chris定义的形象应该不是这个了,就比如说他说自己的image是一个excellent communicator. Communicator这点我原来倒是颇为得意,自以为多多厉害,总是拿来当优点讲。后来才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心机,又不懂技巧,全靠捧着一颗真心,处处给人家看,倒也换来一些朋友。工作上却是磕磕碰碰,才觉得自己的沟通水平真是一无是处。只能沉下来,一点一点摸索,又怕丢了真的自己。就这么矛盾着。

    下了一天雨,天气又晴开来,暖暖的,夏天终于来了的样子。穿起背心短裤,才惊觉一个冬不节制的大吃大喝后已步入微胖界。和朋友说,来,来,让我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感情,然后狠狠伤一把,把我踢回瘦子的世界。

    当然只是玩笑话了。感情的世界总是禁不起波澜。某日见一个男生,一见倾心,四处宣扬着要拿下。不过两个回合,便决定弃了,过自己的舒心小日子吧,感情这事,爱咋咋吧。

    不管如何,夏天来了,总是好的。OH YEAH, SUMMER TIME!

  • 近10个月后,终于又有心情来这里唠叨。大巴一直是个特殊又亲切的地方,自说自话的记录着生命中最精彩的岁月。让我心平气和,也只有在心平气和的时候才能说的出话。每每回头看的时候又总是让我有想哭的冲动,想到那些过往。想来我并无多少出奇的大喜大悲,却每每把自己整的像是经历了一切沧桑的老人。就比如,现在,就写着这些东西也会让我莫名的眼眶充泪。


    过去的数个月里,一直开大巴,新建了日志又写不出什么。什么都不想说,懒得说,也说不出。过去的大半年是挣扎的,不安的,虚浮的,经历了工作上的纠结迷茫和感情上的痛苦不顺,难过的要得抑郁症,终于一切都归于平静。内心终于安定下来。


    终于又可以早起背单词,看一整晚书,瑜珈,游泳,逛街,听音乐,和朋友聊天吃饭。而不觉厌倦。


    虾米上看到一句话说:你有的不只是工作,还有生活。每看到都会让我微笑,真心的喜欢。算是给自己的随心所欲找个理由。我真心的热爱生活,不过大概是永远也做不到像爱生活那样爱工作。对我来说,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是给音乐,阳光和自由。这么说起来听上去倒像是给懒惰找借口了。也罢,看到一句名言说:天才,就其本质而说,只不过是一种对事业、对工作过盛的热爱而已。我不是天才,估计也成不了人才。可是我又追求物质,所以就矛盾了。希望时间会给答案吧。

    昨晚一群朋友为J庆生,初见J的老弟,从多伦多回来帮家里的生意,来时顺便捎上了一个加拿大的美男子。 白俄的名字不好记,发音听着倒像hero,这位害羞的白俄血统的男生,小我2岁,大概要叫男孩更合适吧,和我胡侃了一晚上后,偷偷把J拉出去说对我有好感,问是否可以开green light。小男生温柔又坚定的眼神,倒是让我受宠若惊,居然也害臊起来。若再date这一位大概你们真要说我是否要集齐八国联军了。又猛然想起,每每遇见一个人,第一件事便是来大巴说,J如此,A如此,现在又像是一种暗示,希望不是一种轮回。但不管怎么说,还是应该欣喜终于能够放下过去,能坦然的继续向前走了。


    冬天又来,依然多雨,希望这个冬季会好过一点。


    丫头,希望这个冬天你也会好一点。希望你终能如愿。

     

  • What About Us

    2012-01-30

    We will meet every Tuesday. 6.08pm at the accustomed place. I’ll smile and run to you when see you. You will give me a hug and a big kiss on the lips. I’ll be shy, look around and say don’t do this in public. We will cross the street, holding hands. We are going to park tavern.

    We will meet every Friday night. You will have a gig. I’ll yell your name while you playing, and clap as hard as I can. When the fans come to talk to you, I’ll grab your hands and be very possessive. We are going to get drunk and have some barbecue on the street. And also the wanton place on Baise road. I’ll have to wait on our way back, because you have to pee, again, in the dark.

    It will be almost eleven when we wake up next day. You will make tea, and complain I make you lazy, and rush me out of bed. I’ll insist you teaching me drum and you just want to leave the house asap. We will go somewhere in the afternoon and buy some DVD when back. You will make Mexican food and I’ll help. We will lie on the couch watching movie after dinner. You will make the sound of satisfying because you like me stroke your hair. I’ll stroke your chest and belly before you bend to kiss me. We will cuddle to bed, and have a very good sleep.

    We will still go try new restaurants and new food. Our stomach, or your stomach more precisely, might hurt afterwards though. Or I might cook instead. I will get rid of the throne and bones out of fish and chicken for you.

    We will have to go to some galleries and museums more. We said it tons of times, but never did.

    We will still go to cafe and try writing songs.

    We will text each other everyday; every message will end up with x.

    I will still be annoying, nagging drink more hot water all the time. And you will still nagging me about my money issues everyday.

    We can live like this for one year, two years, or more. I want a future with you in it.

    It can be beautiful.

    It's almost four am now, I m writing this on my phone. There are still lots of We will, but the battery is dying. I heard mum and dad talking next room. It’s nice to have someone to talk to when wake up in the midnight. It’s like me saying, I had a dream, it was so real, and so sad, make me cry. And you will hold me and comfort, it’s alright, it’s just a dream. Everything is going to be alright.

    And I will fall asleep again, in your arms.

                                                                                            --An Email to A one late night.

  • In My Secret Life

    2011-11-06

    夜里听Amader的i'll miss you,哭湿了一大把的纸巾。后来换Leonard Cohen,这位游吟老男人居然能让我安静下来。

    很久很久不来大巴。丧失了写的能力,只能絮絮叨叨的与人说。那日和An叔聊起,他说是心杂了。

    是浮躁很久了。自来上海后,不断陷于各种情感纠纷。八个月,两段感情,两份伤心。对于感情,依旧无能以及无力。

    慢慢变成一个陌生的自己都不喜欢的人。却依然多愁,犹豫不决,反复无常。

    又到十一月,还是会想起去年这时候在丽江的时光,一帮人聊天喝茶晒太阳。九月底的时候与何傻去了趟西藏,已完全没有当年的感觉。变得懒散,不再想四处走动。

    丫头老是说我老是以饿或者困来结束,其实,我现在又饿了,也困了。已经三天没有进食,只吃咖啡和一点水果,有厌食症的倾向。一直失眠或者噩梦。体重一直掉。我怕这么下去我会挂。

     

     

     

     I saw you this morning / You were moving so fast /Can't seem to loosen my grip on the past / And I miss you so much / There's no one in sight / And we're still making love / In My Secret Life / I smile when I'm angry / I cheat and I lie / I do what I have to do / To get by / But I know what is wrong /And I konw what is right /And I'd die for the truth /In My Secret Life  

                                                                                 <In My Secret Life>  - Leonard Cohen

  • Live Like This

    2011-05-29

    忙忙碌碌 分分合合 吵吵闹闹

    就这么过着

    养了两个小家伙,名字还没有想好。

  • 难过了一下子

    2011-05-06

    我说,不如分开吧。

    No expectations, no disappointment.

    难过已经无关这个人或者这段感情。早就知道不是对的人。只是悲悯自己,不想回到一个人的生活,所以尽管在一起觉得委屈觉得难过还是固执的坚持。

    一直如野草般顽强的存在着,突然有个人出现,愿意对你如此这般。觉得温暖与欣喜以及骄傲。直到发现碰到的原来是一个比自己更为独立更为自我且无法改变的人。两个人变得比一个人更孤独。

    依旧羡慕那些小小的小小的简单的持久的幸福。可惜一直无法得到,也就只能一直羡慕。

    ----------

    在厦门的时候,对他说,关于这段感情能否持续,两个月为界吧。

    掐指一算,至今,恰好两月整。

  • Hang In There

    2011-04-23

    He said, I just want a normal life, like my father does, having an ordinary job, having a house, with a basketball court in the backyard,having a family, having two kids,couching them play basketball after work,going attend their school activities,being friends with my customers, and watching their kids play,drinking beer after getting home,taking a nap on weekends and cutting grass in the afternoon. That's the kind of life I want. But I just realize this is not going to happen. 'Cause I'm going to ends up alone eventually. Just like my aunt does.

    She said, promise me don't give up easily whatever happens.

    It's going to be hard.

    They know.

     

    Love hurts.

    But still hanging in there. Both of us.

  • 厦门 四日行 归

    这一趟,与其说旅行,更多的是思考和两个人的磨合。

    和J已经一个月。当初和他说,关于这段感情能否持续,两个月为界吧。他说不要太担心,我们走着看着吧。

    出发前大T警告我,一起旅行后的情侣都会分开。当初不以为意,后来发现其中也不无道理。

    到厦门的第二日晚,做梦,梦到吵架,犹豫着要分开。醒来后发现旁边睡的安稳的他,抱着就哭了。他拍着轻声安慰,说这么想吧,所有的情侣,走到最后的能有多少呢?我说怕有一天会吵架,会分开。他说,会有那么一天,我们会吵架,但是我们会和好,会想办法让它过去。

    第三日晚的时候,有了纠葛。起因是很小的事,只是两人都有些小孩子气,都觉得委屈,闹别扭不认输。

    第五日,我和他说,我开始觉得累,这样的感情太辛苦了。他抱歉的看着我问,那我能做什么吗?我说我不知道。

    很辛苦,又变得多愁,眼泪又汪洋。同时也想念,舍不得。

    中午吃饭的时候,安问,你喜欢他的什么?我说不出。使劲的想,还是想不出。我是真的不知道。

    为什么是他?他能带给你什么?安说你要好好想想。

    可惜我不是好好想想的人。我是头脑发热天马行空不计后果的疯子。做着让所人诧异的事。过着忧的,喜的,伤的,乐的,疯的生活。这样的生活,有人羡慕,有人不屑。对那些围观的嘲讽的人,我只想说:I REALLY DON'T GIVE A DAMN.

    就像维一的老板。维一是这次去厦门住的店。老板大维。第一次见到大维是在火车站,这位高,瘦,抄一口京腔的男人开着那辆顶着行李箱的蓝色厢车来接我们。之前联系的时候并没有透露J和K的身份,见面的时候却丝毫没有惊讶,只是上前简单的问好,说你们来了,接过行李,放进后备箱,上车,开车,音乐。非常的得体,令人印象深刻。即使是聊天的时候,眼神和语气也是非常到位,话题刚刚好,问题也是点到为止。是非常老练且值得信任的男人。大维江苏人,北漂十年,与大八岁的老婆恋爱一年,结婚,搬来厦门,开了这家不大却温暖细致的家庭旅馆,开始过慢慢悠悠的田园生活,至今结婚7年,有两个娃。佩服他的勇气与决心,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做的。老板说,人就这一生,何不跟着自己的心走呢。

    后来我问丹丹,如果明天是末日,你回头观望,会后悔吗?

    她说她会。

    我说,我不会。

  • 2月13日晚,在C的party,初见J. 一个上海女生看上他,我便做了月老。

    3月4日,意外收到他短信。 我应邀。之后他问,is there any chance you will date me.

    3月8日,我生日,他请我吃香港菜。红酒。分开的时候低头飞快的亲我脸颊,说gnight,

    3月9日,我说,i think i'd love to go out date you.

    3月10日,在望湘园吃饭。小心翼翼的牵我的手。

    3月12日,去外滩,咖啡,吃饭,去酒吧听驻场乐队唱滚石的歌。

    3月13日,约了周二和他朋友一起吃PIZZA,然后电影

    一直牵着我的手

    总是俯身亲我发顶和额头

    总是弯起眼睛看我

    说,i think i really like you.

    我说 all the sweet things you said, whether you really mean it, are just nice.

    他回:i'm not an angel, and i'm not trying to make you think i am by using my words. I have plenty of flaws. as far as my words, this is how i feel about you. Maybe i say it too much but i'm usually very shy. I feel comfortable with you. So the words came out easily.

    正这么写的时候,看到他短信,it's really hard to do work...cant get you out of my head.

    虽然不知道下一刻会是怎么样,但至少,这一刻,幸福是满满的。

    这么想的时候,就笑了。

  • 空白生活

    2011-03-10

    很久不写东西了。

    在这里安顿下来之后也就这么平淡的,上班下班吃饭睡觉。偶尔和同事去逛个商场。极少时候参加一些聚会。上海除了大厦更多一些,空调更强一点,物价更高一点,绿化更少一些之外,与杭州也并无多大不同。但是我的确是思念西湖了。

    一个人待久了,难免变得有些孤单成性。一个人上班下班买菜做饭,在空房间里开音响唱歌跳舞,和talking cat说话。或者翻着电话簿一个一个的打电话。所以被约的时候的确是有一点点惊喜的。

    倒是非常好看和优秀的男生。但是担心又会被我毁了。开始怕感情这类事了。我总是可以把好好的事搞砸,把搞砸的事再搞砸一次。所以并不打算投入太多。

    至于其他。WF昨天开始搬来上海,估计又要在这建立新根据地了。不过这厮最近找了个厉害的女朋友,不晓得会不会禁他足。76在广泛撒网泡妞,我回去的时候也没有来迎接我。小7仍然还在纠结与西北风的感情。十姑娘突然开始向我请教,说不管在生活还是工作上我都是她的偶像,让我大大吃惊了一把。She's据说生了,男人也回来了,还没有送祝福,但是很替她开心。小A也在豆瓣找了个姑娘,感情发展的也是很乐观。何傻开了第三个公司,忙的焦头烂额。二傻忙着应付女朋友和老婆之间的战争。大傻和丹丹也是忙啊忙啊。只有鱼看上去很闲的样子,天天微博各种吃的以及在油菜花里的自恋照。老二还是开着车当着老板忧郁且被我鄙视着。说到老二才想起来昨天是他生日,而我忘了祝福。丫头还在等浙大的分数线,这个姑娘,哎,希望她如愿。至少也可以因此让我更加坚信,任何想要的东西,只要心甘情愿,总能变得简单的。

    至于我

    我回头一看,近乎4个月的空白生活。

  • driving at night

    2010-12-30

    暂时结束天天面试的状况,有闲情来大巴墨迹几句。

    客厅里一82年的男人正靠着墙微张着嘴打鼾。非常的囧。

    在家闷了一礼拜,思念上海,于是回来。投了几份简历,面了几个公司,拿了几个offer。内心仍然动荡。

    收留了一爱尔兰留学回来探亲的男生。以及他在上海的女友。收拾了空房间给他们睡。之前和北村提到有陌生豆友来homestay,他竟莫名发飙,认为是极其愚蠢的不可思议的行为。跟我分析人的劣根性。有犹豫,怀疑自己是否过于单纯,但是在看到早晨的阳光的时候还是回邮件给文西,说,你来住吧。我人品向来很好,碰到的都是很好的人,这次应该也不会例外。

    所以,晚上八点的时候,这个叫文西的男生,拖一个巨大的行李箱,出现在门口。

    送我爱尔兰的巧克力和一盒香水。第一次收到香水,有一点意外的惊喜。尽管巧克力对我的诱惑更真切一些。

    再晚些的时候见到他女友,89的一小姑娘。被夸的时候居然脸红。这年头会脸红的姑娘真不多了。我说我已经不会害羞很多年了。

    这个同是89的小男生会去菜场买菜,早起做饭,打扫卫生。做的菜一般,但是很认真。笑起来有点痞,但是很善良。会walk女友上下班,会签名说你是我的胃药。不见得轰轰烈烈,却实在的让人羡慕。

    难免要开始自怨自艾,但也许7是对的,他说,没有人能控制你。他说你太不安定,没有人能让你安定下来。除非你自己想。有时候我都惊讶于自己的偏执。所有人都觉得怀疑觉得荒谬或苦口婆心或循循诱导或批判的说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该怎样怎样。可我还是一如既往,无可救药。所以干脆自我放纵。坚持自己的原则,这么走着,也许结局也会不错,谁知道呢。

    文西来的时候应某豆友要求,带了罐奶粉。一直以为那是一姑娘。晚上那人带了瓶红酒来谢,才惊觉是一男人。在上海的苏州男人。做了一桌菜。喝了一点红酒。小两口出去逛了,我洗碗。洗完之后就发现开头囧的那段。

    外头风呼啸的厉害。上海的风很大,非常的大。据说元旦要下雨。又要降温了。

    那男人醒了。

    招呼去。

    -------------

    想不好标题,正好听到Arco的driving at night。开夜车,不正适合么。

  • 烦躁

    2010-12-11

    花一下午看完皓子的书。又花一晚上写书评,总算了了件心事。

     

    走出咖啡馆的时候发现饿到胃疼。去必胜客点红茶,巧克力蛋糕,披萨,黄桃沙拉,香菇芝士。囫囵吞枣的咽,直到想吐。

     

    最近变得莫名的烦躁。不想说话,不做解释。似乎是某种征兆。不愿意承认。

     

    不喜欢被揣测。很多时候人们总自以为很了解。对此觉得厌恶。若是被说中心思,更是气恼。

     

    想说很多很多话,可是又觉得说不出。该说的不该说的,该想的不该想的,该忘的不该忘的,该经历的不该经历的。思绪变得混乱不堪。很久没有大哭。需要酒精。需要发泄。

     

    丫头我讨厌自己。讨厌总是有这么丰富的病态的感情的折腾的我。

     

    想念你。

     

    倒计时。

     

    36天。

  • 给皓子

    2010-12-10

    皓子

     

    几经周转你的书终于买到。

     

    现在是傍晚六点,我在安福路一个略为吵闹的咖啡馆给你写这篇书评。

     

    已经很久不读小说,总是觉得看过太多东西,对于故事的套路已了然。

     

    Our island,虽然题材不是我的菜,但也没有让我失望。还骗了一通的眼泪。在咖啡馆边看边拿着纸巾擤鼻涕抹眼泪被侧目也是多年未做的事了。

     

    故事的结局让我大大惊讶了一把。谙的结局我可以理解,但是始终没有预料到浔的命运被设定成那样。

     

    很喜欢其中反复出现的一些对于细节的描写。比如那两张照片。比如红,黄,蓝。比如那个会下沉会上浮的岛。以及其他很多很多。尤其是那个诡异的梦境,之前并不觉得其中深意,直到浔成为一名潜水员,而看到其结局的时候更是感慨。故事中几乎所有的事件,哪怕是一句看似无心的一笔带过的话,都有存在的意义。照应了故事开头以及结尾的那句:你成为今天的你,定是因为一些事的发生。他们或大或小,但必须在你的记忆中留下烙印。而后,未来所发生的许多事,或悲痛,或盛大,或悄然而至,都能在这个烙印里找的最初的源头。我非常非常的相信这个道理,不管是之前或之后。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

     

    喜欢每章开头的诗,是我所了解的你的一贯风格。

     

    倒是好奇,故事中的浔和允,哪个更像你一点。浔和奶奶的感情,是你的。但允的乖巧以及唯喏的优等生风范倒更像你。所以我的理解是不管是自知或者不自知的,他们两个都有着你的品质。又想起小学五年级还是六年级的时候,你写了一篇中长篇小说,故事情节已经模糊了,只记得其中有提到男生宿舍,有老鼠。你的对头,叫方升君吧,借了去看,之后和你说,丢在湖山公墓回来的路上了。你发了很大的脾气,却也不能怎么样。那会我也很气愤。觉得你发起脾气来也是柔和的。一如允。而方却像一只好斗的趾高气扬的公鸡。看到浔和允的时候,就想到你们两个了。不过你们两个终究没有成为朋友。关于方,自从小学之后就没有他的消息,也不知现在如何。

     

    文中出现的一些方言,比如喵,比如那首睦调。试着读出来,觉得亲切无比,读着读着就笑了。关于对千岛湖历史的描写,很多典故倒是我所不知道的。突然想起来,小时候有一度总是希望有人可以做一个封闭的玻璃房间,我可以待在里面,降到水底,看看古城的样子。而长大了之后就再也没想起过这个事了。现在又重新对那个水下之城产生了很大的好奇。而故事中的那些地方,比如湖滨,比如湖山,那些事件,比如申国际花园城市,比如千中的校规,你半真半假的说着这个不纯属虚构的故事,我也半喜半悲的回忆了一遍从有记忆到离开千的生活。

     

    大二还是大三的时候,你发过我一部剧本,玻璃樽,断断续续的到现在也没有看完。有些情节,以及主角的名字,似曾相识,应该是剧本改编的吧。

     

    一直没有写评论的习惯,影片乐评或者书评。这算是我的处女评了。算是给小学同桌一个大大的面子了吧。呵呵。

     

    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在咖啡馆看完这本书,再花了一个晚上时间写这篇书评,对故事的理解难免粗糙。可以看成作为一个普通读者对这本书的评论以及作为一个千长大的朋友看了此书所联想到的唧唧歪歪。

     

    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咖啡馆的灯光越打越暗,眼睛已是生疼。用你自序中顾浔的那句话来结束这篇裹脚布般的评论:只要你笃定,只要你一字一句地告诉自己——,所有的漂泊和迷茫,一切的沉沦与淹没,都是短暂而脆弱的。雨季不在,日光造访,潮水渐退,属于我们的岛,终将浮现。

     

    愿,你,我,以及所有千的孩子,一切安好。

     

                                                               评《我们的岛沉入水下》

                                                 

  • New Life

    2010-11-28

    何傻催我更新博,我说日子就这样,实在没啥好写的。他说那你编点呗。写你和二傻的故事么.

    我本倒是想回来后将旅行见闻细细的写出来。25天,大大小小毕竟也有些故事。回来之后却没有诉说的欲望。每每被问到旅行怎么样,总是一句话敷衍。并不想多言。一来不知从何开始;二是觉得就算说了也未必能被理解。语言太苍白,那么滂沱的感情,说出来却显得无力。我这般滔滔的讲着,对方只是敷衍的一个哦,总是让人顿时泄气。于是干脆什么都不说。而关于行记,略略一构思,这处得省去,那处不能提,删删减减,拿出来讲的无非就是一些插科打诨的事。并没有太大意思。

    又恢复到3月份找实习那会的状态。整日呆在房间,对着电脑,不食不睡,浑浑噩噩。已经嗅到惨烈的味道。轰轰烈烈的断了后路,也不晓得这一路会走的多坎坷。

    晚上收到昨天寄出的两个大包裹。出发之前收拾了一通,该送的送丢的丢,留下两大包的衣服和一箱零零碎碎的小物件。7惊讶说你怎么这么多东西。我说P话,活了23年我就这么些东西了。所以当他们都到达上海的时候,感觉像是割裂了我的过去。杭州,听起来就已经像是一个陌生的城市了。卷毛晚上给我电话,嘟嘟囔囔的抱怨为什么离开,电话不打短信也不回。又小心翼翼的确认我们是不是那种有事一定会想到对方,但是平时不多联系的朋友?我听着难过,觉得抱歉,6年的死党,仍然让对方怀疑我的诚意。果然是薄情的人。不恋家,不想念朋友,可以抛开过往,可以随时离开。不得而知这是从何而来的能力。

    C的公司安排在周一面试。有一点忐忑。一旦Fail,又要重新经历找工作的纠结。何傻说你适合混乞丐帮。也许。

    二傻8号上海。有一点点小期待。倒不是因为何傻说的“和二傻的故事”,只是好奇回归城市之后,是否还能有在旅途中偶遇的那番惊鸿默契。

    最近头发像杂草般的疯长,洗澡的时候发现已经及背了。很快就会到腰了吧。

    最后给丫头说:最近没怎么关心你。自己也折腾着。你好好准备考试。痛苦马上就结束了。我上海等你。

    近凌晨两点了,窗外有很大的风,细细嗖嗖的。

    饿,吃碗拌面睡去了。

    安。

  • 最美丽的一天

    2010-11-20

    一直如此波澜不惊的过着,以为也就这样,没什么可以让我再惊讶出声。

    当悬在八十米高空等待俯冲的时候,旁边的女孩开始哭,她男友低声安慰。低头看,生活在八十米的下方,而我在这里,脚底一片虚无,突然张惶不安,手心开始出汗。觉得无力。第一次感受到对生的渴望。失去重力那刻试图尖叫,张了嘴却哑哑的发不出声音。

    在内心最恐惧的那刻,表面仍是镇定微笑。突然想到二傻说的话。他说你太要强太自立,总是把所有的东西一个人背着,不愿显示你的难过,这样太累。他说有时候女孩子可以适当的示弱。他说的时候我只是笑笑,不可置否。

    我的表情像一幅面具。本意并无欺骗。只是觉得把悲伤或者软弱显露在外是可耻的。表现出的总是淡然无所谓的样子。

    而在醉酒时候却每每哭的撕心裂肺,像个孩子。那次丹心疼的不得了。她说,你不要这样,看上去那么伤心。我说,只是我的酒品。喝多了一定是这么哭的。

    每次喝多了给丫头电话,必定是我哭,不说话,只是嚎啕大哭,然后她急,随着我哭。她说总是觉得我受了多大的委屈。

    终于开始觉得,也许我是背负了太多的东西。多的连我自己也没有意识到。

    开始觉得悲哀。

    林哥总是夸我,面面俱到。我说,你是否看出我的伪装。他答,那你伪装的太完美。的确。我伪装的太好,以致太多时候已看不清原本的自己。

    在大钟摆到九十度的时候,终于不顾其他,随着人群尖叫。畅快之极。

    想到痛痒的那首<生命中最美丽的一天>。

    不能说这是生命中美丽的一天。但却让浑浑噩噩度日的我知道原来自己并没有麻木。

    ----------

    请原谅我支离破碎的文字,并不意图伤感,只是晚上何傻请客,略略多喝了点酒,脑子混混沌沌,词不达意。见谅。

  • 旅途小记

    2010-11-18

    算算出来也有近二十天了,一直琢磨着写篇总结或者游记,却不知如何开始。就想着算了,哪天心血来潮再说吧。

    现在坐在锦里的星巴克,塞着耳机听曹方的歌,四周嘈杂,却仍然内心平静。于是随便写点东西。

    右手边男人盯着我看,被我赤裸裸的盯了回去。

    成都的天气不好。来了两天一直没见到太阳。Gary说成都的天气一直这样,习惯了,所以有太阳的时候会格外高兴。这个扬州的男人因为热爱这里的慢节奏生活决定定居于此。我说我受不了,没有阳光我会疯掉。这的空气看上去也不通透的样子,觉得压抑。想念杭州。想念上海。我和朋友说我很快要回上海。她笑我,回上海,说的像个上海人似的。我也笑。二十天前,从未想过要离开杭州。二十天后,突然觉得上海才是归属地。亲切。自然。熟悉。想念。

    出来的二十天基本上就是睡觉,发呆,聊天。美食美景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大的诱惑力,不过是些大同小异的东西,总是带来不了太大惊喜。这个状态和二傻有一拼,只是不同的是,他是走过了太多的地方,已经厌倦,需要行走来证明自己的存在,而我走来走去不过是踩个点,只为证明自己来过。仍然浮躁,还到不了静下心来感受生活的境界。

    旅行对我来说就是换个地方发呆,其乐趣就在于遭遇不同的人。年轻的,年老的,愤世的,平静的。聊天,思考,沉默,微笑。无须回应,讲故事的人也并不期待评价。这般自由的对话才是我所喜欢的。不追根纠底。各说各话。二傻说你的心态不符合你的年纪。从初见对我这个88年的小姑娘的不屑变成日后他坚持的红颜知己(尽管我坚持只是酒友),他说我很讶异可以和你说这么多。这个大我一轮的大叔,我们可以轻松的说上一天一夜的话也不觉得累。很开心此行能遇上一个如此欣赏我的人。

    此外大傻与何傻也是此行的另一收获。与之相识还是通过二傻。总是惊讶一个细小的举动可以带来这么多意想不到的结局。如蝴蝶效应。初只是在寻寻与新搬进的女孩say hi,之后同逛,在青旅前台见那个戴墨镜背包的男人,不经意搭讪,约了同行。次日搬去他的客栈,被介绍认识同客栈另外二傻。于是,丹,二傻,何傻,大傻,我,在接下去的六日形影不离。之后与丹,二傻搬去柔软时光,又结识了小妮子和林哥。又引来另一轮波澜。当然这是后话了。

    总是感慨旅行的奇妙。这群来自天南地北身份地位年龄经历想法各不同的人,在生活中也许永远不会有交集,而旅行可以让其在一起聊天喝酒唱歌跳舞同喜同悲。

    临行前和小A吃饭。他说,旅行让人难过的事在于别离。每次分开,我都会哭。听的那会我只是笑笑。之后经历到的时候才深有感触。

    几位傻们先行离开。突然觉得日子空空荡荡。便日日在客栈的露台晒太阳看书发呆。以至于把手晒的似个蹉跎老人,脸也蜕皮的厉害。林哥对我的第一印象是这个女孩不一般,原因在于:这么近的距离还敢素颜,何况皮肤也不怎么样。这是一个奇怪的点。林哥一直认为我是个有故事的人。又一直懊恼套不出什么秘密。在我喝多了青梅酒发酒疯那晚试图挖掘信息未果之后便认为我是个聪明的女孩。他一直以为我比丹丹有城府。对我算是评价极高了。但是事实上我也就一笑起来没心没肺偶尔沉默装装忧伤的疯孩子。

    一直疑惑为啥懂得欣赏我的人都是大叔。之前怀疑,之后更是不解。二傻说,你像一杯茶,咋看并不出挑,但是越品越香。你的优点需要慢慢的挖掘。但是你太独立,要给男孩子留些余地. 林哥说,你是大叔杀手,你有特别的气质。他说男人20岁前看长相,25岁前看胸,30岁前看腿,35岁前看整体身材。我不晓得什么是特别的气质,但是这么说来35岁下的男人我是都没有机会了。我和二傻说 希望去上海后会有所不同。

    二傻其实并不十分赞同我去上海.他说怕是去了之后会变的更物质更功利.那是他所不希望的.他有位大师朋友帮我算了之后却说,我心已在那,去了之后会发展的不错.希望如此.

     这边再次和丫头道一个歉.之前规划的好好的未来因为一个决定全都改变了.我果然是做不了任何的承诺.我知道这个决定会对你的生活造成多大的影响,也不奢望你理解原谅.你了解我的性子.再多言语都是苍白的.我不敢说什么大话,做其他的什么承诺.能说的也只有抱歉了。希望你一切都好.

    在香格里拉的时候碰到一大师,看我一眼便一脸严肃的说,小姑娘,你对婚姻的态度有问题。之后语重心长的教育了一通,可惜我脑子混混沌沌全没记住. 两日后二傻把我的生辰八字给他朋友,也是一大师.他朋友短信来,我的婚姻会坎坷。二傻说,十年后若你仍未嫁,跟我吧。二傻是婚姻受伤的男人,十年内不愿再婚。我泪奔。十年后未嫁,不至于如此凄惨吧。

    下一站,常州。明日启程。这一站是临时增加的,只为顺道探望何傻及大傻。此段行程便算告一段落。其实已是心生厌倦,希望早早归去。

    在此感谢所有路上碰到欣赏我照顾我的朋友:何傻大傻一路大吃大喝的款待,让我的穷游过的滋滋润润的;二傻替我垫的团费,坚持不让还,临走还要留钱,说还会再见,再见再说;林哥夜夜的烧烤让我腰间赘肉多了一圈,那日短信我一张话费充值卡账号密码说,这么爱聊天,话费又快没了吧,逛街顺便买了张卡,自己冲吧,把我感动近乎的涕泪横流;回程机票刷信用卡时,傻傻的丹丹说帮你买吧,有钱了再给我;去成都的时候,很久之前聊过的豆友Gary 帮我订了客栈,安排了路线,接风送行;同时也谢谢丫头一直的支持,难过时的安慰与犯错时的教训...感谢这些朋友的照顾让我这次只带两千的旅行顺顺利利潇潇洒洒的。再说次。谢了。

    老爸老妈总是不放心我一个人外出,他们总说,你这么好骗,一个人在外不知道多危险。但是,就像我总是说的。傻人有傻福。

    从下午四点开始写这篇东西,写写停停,把这20来天的经历像放电影般过了一遍,mp4里的音乐已是播了第二轮,一抬头,发现天早已黑,诺大一个院子已是空空荡荡,剩了数张空桌子还有拿着手机码字的我。看一眼表,19点20分。一阵风过,冻的直哆嗦。手指冰凉。喝一口咖啡,也已是冰冷。收拾背包走人。

    耳机里高虎唱,没什么值得留念,没什么值得怀念。也许关于这段旅行的记忆很快就会模糊,那些萍水相逢人也很快就会互相忘却。但,那些人,那些事,都是值得留念与怀念的。

  • journey begins

    2010-10-28

    摇粒绒,牛仔裤,球鞋,大双肩包,拉杆箱,耳机,以及无所谓的表情。一个人上路的感觉其实满不错。

    几乎所有人听到我要一个人长途旅行的消息都露出不可思议以及难以置信的表情。在他们看来,一个人旅行既不安全又无聊以及其他种种总之毫无可取之处。而我认为,一个人的好处就在于可以随心所欲。讨厌提前很久做计划,习惯心血来潮,又极容易变卦。是个我行我素到极致的人。 有人说我very independent。其根源就在于此。

    我开始担心,现在如此期待丫头的到来。而一旦一起生活的时候,我的本性一定会显露无遗。我的不耐烦近乎摧毁每一段亲近的感情。而这是一段我愿意珍惜的友谊。不知如何是好。 

    下午经过西湖的时候看到大片的荷花叶都已经焉了,但在阳光下还是很美。以为我会一直呆在这个美丽惬意的城市。如果没有搬去欧洲的话。呵呵。但现在开始考虑上海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之前对上海并不了解。因为工作,在这个城市短暂的停留过几次。总是以外人的身份来看,并没有多少感受。加上朋友们对上海的抱怨,耳濡目染,对这个城市并无大爱。

    Christine对上海倒是热爱。并一直劝说我来。C总是能够一眼看穿一个人的本性。她第一次见到我和海拔,就和rogers说,Tina's more fun,more outgoing,and more American.我对这个评价并不满意,含义是说我更物质更肤浅。但也无可辩驳。她和我说:Tina, you gonna come to Shanghai. You will looove the city.There are more fun place. More shopping malls,and more cute guys. You are going to fit the city so well.起初我只是笑笑,并不在意。而今天则开始认真的考虑这个问题。我和c说:i was told by lots of people that they don't like the city.while some peole really enjoy it. I might belong to the later portion.

    我是个俗不可耐的人,party, malls,cute guys,都是我的兴趣所在.上海也许的确比杭州更适合我。不过丫头你先不要担心,我只是这么想想。一切等你来了再说。 另外,你问我c是怎么样一个人。她,怎么说呢,漂亮,豪迈,健谈,独立,and very nice.

    这篇烂东西花了我两个小时居然。。每次写东西总是会从开始纯粹为了记录一点点随想变成思想斗争之类的staff。每每都写到心衰力竭最后不知所云变成一篇类似老太婆裹脚布般的东西。另外原谅我讲话的时候一会中一会洋的。习惯了之后英语反而比母语更顺畅。 

    c晚上去她男人那睡。于是我可以独占一张大床。房间温度打在26度刚刚好。灯光很柔和很舒服。明天可以睡到自然醒,下午c请了假陪我压马路。see,i'm good. 除了我的眼睛,屏幕看的很酸。于是我要睡了。晚安。

  • 倒计时开始

    2010-10-25

    凌晨两点,困的厉害却睡不着,起床开电脑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写下来。

    ----------

    如我所料,老爸老妈知道真相后果然大发雷霆,试图把我的计划扼杀在摇篮之中。记得电话里说的清清楚楚要去云南,不晓得他们怎么会一直以为只是在附近跑跑。之前的反应让我大吃一惊,现在这个样子倒是意料之中。

    劝阻不成,老爸今一大早就杀杭州来了。幸好前一晚有通知。早早的把7他们所有的用品都收了,加上小闹的配合。也没出什么差池。老爸还蛮好搞定的,套套近乎撒撒娇装装乖也就OK了。走的时候老爸弱弱的说:你最好还是不要去吧,要不然你妈要怪罪我白跑一趟。

    晚上的时候老姐又电话来,准是受老妈的托,问我旅行以及工作的事。含含糊糊的也就过去了。

    --------------

    昨晚音乐节。

    因为错过了之前的迷笛以及五月份的西湖音乐节,这次说什么也是要去的了。

    雨下了一天。穿着雨衣站了一晚上。回来的时候发现手和脚都胀的发白了。

    V女友在虾米,虾米又是主办方,Blablabla 于是碰到曹方。我不是歌迷。但小A是。就顺便帮他要了签名。那小子激动的要死。表示要各种炫耀。于是顺带敲了他一顿饭。

    (A拍的比我拍的效果好太多,偷来用。)

    ------------

    饿。

    昨天开的奥利奥软掉了。但是吃了胃里暖暖的。

    一连串哈欠,眼泪刷拉拉的下来。

    我想我还是睡好了。

    26,27,28.

    倒计时开始。

     

    P.s.大巴好麻烦,敏感词这么多。考虑搬回wordpress。

  • Surprise

    2010-10-20

    犹豫了很久,还是忐忑的给老妈打了电话。大致说了辞职和出游的事。本以为老妈定是极力反对的。结果她只是说你自己定吧。这么大的人了。在外要小心。当真是大大的吃了一惊。电话挂了还没缓过来。十分钟后电话响起。是老爸的。我就想果不其然。后知后觉了吧。结果老爸说,你要出远门啊,自己要当心,不要和陌生人搭讪。

    老爸老妈的支持是我始终没有料到的事。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觉得踏实了很多。

    培英那边也打了电话,和校长说明了情况,不能继续上课了感到抱歉之类的。校长也没有为难我,直接就答应了找代课老师。也是出乎意料的顺利。

    接下来头疼的事就是房子了。不知道这次出行会是2个月还是3个月或者更久。回来也差不多春节了。而2月份丫头要回杭州。所以只能转租了。28号去上海,剩下不到8天的时间,要找人租房实在是麻烦的事。

    ----------

    P.S 觉得生病很久了。丫头也一直催我去医院。一直拖着。下午觉得无聊,就去医院了。结果给挂了4瓶盐水。

    呃,我的确生病了。

    不管怎么样,谢丫头了。

    另外,丫头我知道你最近在经历一连串爱与恨,误解以及原谅之类的事。抱歉我不做任何评论。觉得像是在看另一个我绝望的纠结于一段感情。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只能说我给的安慰以及意见都是苍白的,我知道这些,你也知道这些,所以就干脆不说话了。